分节阅读_114
作者:水千丞      更新:2018-09-30 01:41      字数:3250
       “周先生你好,请随我来。”

       周翔裹了裹大衣,随这人进屋了。

       屋里坐着几个人,全都严肃地看着他,这一天、这一刻,一点都不像过年,比较像是审犯人。

       周翔来之前已经预料到这种结果了,表现得也很平静,站在客厅里等着他们怎么安排。

       他一眼扫过去,就看到晏明绪一个熟面孔,那对年长的夫妇,必然是他们的父母。

       周翔客气地点了点头,不卑不吭。

       晏明修的父亲冷哼了一声,扭过了头去。他母亲则皱着眉头看着周翔。

       晏明绪在他爸开口之前先抬起了手,“爸,你别说话,你答应了这件事我来处理。”

       他爸被噎了一下,冷冷看了周翔一眼,转过了头去。

       晏明绪站起来,“周翔,你跟我来。”

       周翔跟着他往楼上走。

       穿过客厅的时候,晏明修的母亲突然站了起来,手里端着一个托盘,走到周翔面前,轻声说:“年轻人,你能让我儿子吃点东西吗?”

       周翔不知道为什么,眼眶一热。

       她把托盘塞到周翔手里,“你让他吃点东西好吗?”

       周翔接过托盘,点了点头,快步跟着晏明绪上楼了。

       俩人走到三楼最里面的一间房间,晏明绪敲了敲门,“明修,他来了。”

       几乎下一秒,门就打开了,晏明修的脸出现在了周翔面前。

       周翔还来不及做出反应,晏明修已经扑了上来,一把抱住了他,耳边传来晏明修委屈的叫声:“翔哥。”

       晏明绪皱了皱眉头,他总觉得晏明修的那声“翔哥”叫得太熟悉了,他心里有种奇怪的念头。

       周翔好不容易才稳住托盘,心脏几乎从嗓子眼儿里蹦出来,他觉得鼻头发酸,不知所措地站在那里,不知道该如何回应。

       晏明修比周翔高了半个头,此时弯着身子把脸埋在了他肩头,拼命呼吸着周翔的气息,试图让周翔的味道充满他的鼻息、他的全身,以解他多日来的相思。

       他早知道自己离不开周翔,却无法想象再次被迫和周翔分开是一件多么难以忍受的事,他每天都告诉自己冷静、冷静、再冷静,这是他和他爸之间的较量,他绝不能认输,可他好多次都想从楼上跳下去,他想去找周翔,马上就去。

       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已经病态了,也许那并不是思念,而仅仅是一种恐慌。他看不到周翔,就会恐慌,担心周翔再一次消失,他再一次陷入那种无望的深渊之中。所以只有当他能切切实实抱着周翔的时候,他才觉得安全。

       晏明绪把他们推了进去,“进去说,别让爸看着。”

       三人进了屋,屋里没开灯,周翔看了一眼晏明修,他能闻晏明修身上沐浴的清香,应该是刚清理过自己,但是他脸上的憔悴却无法清洗掉,他明显瘦了一大圈,颧骨都微微凸了起来,看得周翔心里非常不好受。

       晏明修打开灯,屋子里干干净净的,有特意收拾过的痕迹。

       晏明绪冷哼道:“他要不来,你还真能心安理得的住狗窝。”

       晏明修已经恢复了冷静,他认真地看着晏明绪,恳切地说,“哥,你要帮帮我。”

       晏明绪讽道:“我可不是在帮你,免得你断子绝孙。”

       “只要咱们老晏家有你就够了,我不在乎我有没有孩子,我根本不喜欢女人,我不会跟女人结婚的,让爸妈死了那条心吧。”

       “净放屁,你才活了几年?你知道你现在要什么,你知道你三十四的时候要什么吗?四十四呢?五十四呢?八十四呢?这些问题,已经活到那个岁数的人都给你答案了,你不能没有孩子。一个人年轻的时候难免犯傻,难免糊涂,我们就来纠正你。”

       晏明修平静地说,“哥,你不相信我的感情,我可以告诉你一件事,我一直等着他来,然后当面告诉你,我想让你知道,你太小看我了。”

       晏明绪眯起眼睛,“什么事?”

       晏明修指着周翔,“他是周翔。”

       晏明绪怒道:“废话……”

       周翔脸色一变,想要阻止晏明修却已经来不及。

       晏明绪的脑子转了个弯儿,立刻意识到这句话不对劲。

       晏明修异常冷静,续道:“他是周翔,他就是那个周翔,那个你以为已经死了的周翔。”

       晏明绪瞪大了眼睛,咬牙道:“你……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你是不是饿傻了你!”

       105、最新更新

       晏明修颤声道:“哥,你一定很好奇寂空大师究竟跟我说了什么,现在在你面前的就是答案,因为周翔活着。”

       晏明绪震惊地看着周翔。他虽然心里明白自己的弟弟对眼前这个人执着,肯定是因为周翔,虽然他嘴上说晏明修也能三心二意,其实他明白,晏明修自始至终都没有摆脱周翔的影响,但他打死都不会想到如此离奇的事情上去。

       这个人明明不是周翔,他见过周翔的照片……不是,重点是周翔确实已经死了!

       那么眼前这个被自己的弟弟说还“活着”的是什么东西?

       “你,你给我说清楚,你到底在说什么。”

       周翔眼看话已经收不回来了,认命地低下了头。得了,现在这个他本来打算带进坟墓的秘密,该知道的人基本都知道了,他只剩下深深的无力感。

       晏明修看了周翔一眼,哑声道:“哥,你也许不相信我,但是你会相信你师父吧,周翔确实出事了,那具尸体也确实是周翔的,但是他在别人的身体的醒过来了,一个跟他同名同姓,并且在同一天同一个时段发生意外的人身上,醒过来了,你现在看到的就是他。”

       晏明绪后退了一步,倒吸一口凉气,不敢置信地看着周翔,他颤声道:“你怎么能确定?世界上有很多巧合,万一他骗你的呢,万一他……”晏明绪没有再说下去,他知道那是不可能的。如果这件事是真的,那它就是真的,晏明修虽然被爱情冲昏了头,但还不至于蠢到会被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骗倒的地步,而且,他隐隐记得他师父当时说过一些很模糊的话,看周翔的眼神也很不对劲,现在回想起来,那些话意有所指,刚好能跟整件事联系上。

       晏明绪一屁股坐到了沙发上。一个普通人光是听到这种事,已经是匪夷所思,何况是亲眼所见。

       他不是没想过晏明修是诓他的,因为他曾经赌气地亲口对着自己这个不争气的弟弟喊过,如果那个周翔活过来,他就祝他们俩百年好合。也许晏明修就是为了过他这一关,才编了这么个谎话骗他……

       可是他师父呢?他是不是应该问问自己的师父?师父是绝对不会骗他的。

       晏明绪想打个电话问问,可是在他心里,他已经相信了。

       他不认为晏明修会拿这种事骗他,事实上,尽管他为了让周翔知难而退,说晏明修有一天也会像忘了那个周翔一样忘了他,但这三年来,他是亲眼看着晏明修走过来的,他知道晏明修从来没有忘记过周翔,哪怕再找的这一个,都是因为周翔。晏明修不可能会被骗,也不会拿这样的事骗他,这个人,真的就是那个周翔。

       晏明绪想到这里,简直没法抬头看周翔了,这一切的一切,都太过诡异了。

       晏明修哑声道:“哥,你会帮我吗?你说过的,如果周翔真的活回来了,你就同意我们。”

       晏明绪脸色特别难看,“妈的,我怎么知道他真能活回来。”

       周翔正色道:“这件事,走出这个房间你不能告诉任何人,尤其是我妈,如果你拿这个威胁我,让她知道了,我会跟你拼命。”

       晏明绪冷哼道:“你电视剧看多了。”他迅速恢复了冷静,“我需要好好想想,这个消息我一时消化不了。你们自己说吧,别太久,我下去等你们。”

       晏明绪推开门走了。

       门刚一关上,晏明修就把周翔按到了墙上,用力堵上了他的唇。

       俩片嘴唇热乎乎地贴了上来,满满地都是属于晏明修的熟悉的味道,周翔张开嘴,任由那湿滑的舌头侵略进他的口腔,扫荡每一处湿润的角落。晏明修的一个吻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量,恨不得把他吞掉一般。

       晏明修做着他这段日子以来所有想做的事,他亲吻、抚摸着周翔,想用亲密无间的身体接触,证明这个人属于自己。

       谁也不能把他夺走。

       周翔扣住他的肩膀,慢慢把他推开了,“行了,我来不是干这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