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页
作者:明月清寒      更新:2022-05-04 05:49      字数:1889
       却是有些愤愤不平。比爱书库 WWw.BiAIshu.Cc

       除了第八房夫人玥如愤愤不平之外,再知明符对于袁瑛更是宠爱有加的时候九门提督府的其他人纷纷开始跟红顶白,开始奉承起来了这个新入府的第十房夫人。唯独明符的弟弟明兰和其他人不一样,在袁瑛失宠的时候,明兰只是暗暗的欣喜,而当哥哥继续宠爱袁瑛的时候,他却控制不住自己心头的一缕黯然。

       他知道自己暗中觊觎哥哥的小妾不应该,但是袁瑛的清冷却让他有一种,自己只是想想罢了的无力感。

       没有办法,明兰只能将自己复杂的情思寄托在一缕袅袅的笛音之中。他希望无意路过的微风能够将他的一缕思念送入所牵挂之人的耳畔。

       现在的袁瑛已经不是当年的袁瑛了,她也已经明白,今日的自己不同于往日那般无忧无虑。虽然表面上她故作坚qiáng,但是她内心的忧郁却难以言喻。因此在深夜披衣而起的时候,偶尔听到一缕淡淡的笛音,却也有一种隐隐约约的悲凉。

       袁瑛倒是没有想到chuī笛之人会是看起来颇为古板的读书人明兰,毕竟在她狭隘的思想中,如明兰一般有些落魄的读书人应该每日两耳不闻窗外事地苦读,而不是搞这些风雅的风花雪月。袁瑛倒是觉得或许应该明符的第九房夫人茜葳所奏。毕竟在袁瑛看来,茜葳倒也是一个颇为风雅的女子。只可惜袁瑛却深深的明白,茜葳对于她的到来并不欢喜。因为自从袁瑛入府之后,喜新厌旧的明符因为着实喜欢那个红衣如火,持剑轻舞的女子,更多在袁瑛海红苑中歇息,因此颇为冷落了之前一直受宠的玥如和茜葳。

       那一刻,袁瑛突然对于茜葳有了一缕就连她自己都察觉不到的愧疚。但是她别无选择,更没有一丝丝对于明符的爱恋。对于这一切她感觉自己很是抱歉。

       闺中的生活缓慢而迅速,就在这日复一日的平淡中,时光如流水一般迅速流过。一转眼,就到了八月十五,中秋节的时候了。

       袁瑛对于中秋节的印象并不怎么深刻,毕竟宫里的节庆和她们这些伺候主子们的宫女一点关系都没有。如今到了九门提督府为妾,这样深入其中的热闹让她有些不太适应。

       九门提督府中的唯一主人明符是一个不怎么喜欢读书的武人,这年复一年的中秋节无非也就是老一套的吃酒,赏月,听戏,就连行酒令都有些勉qiáng。

       和往常一样,明符邀请大家听戏都在府中的水月阁中。阵阵秋风拂过水月阁周围的水面上,带起了一缕清新的凉意,也chuī起了阁楼里的层层叠叠帘幕和众人的华丽的衣袖。正好水月阁附近有不少梧桐树,风chuī叶落,偶尔会有几片落叶飞入里面,正好落在观众们的发髻或者衣衫之上。

       正好有片叶子□□袁瑛的发髻之上,她觉得用手不方便,就轻轻扭头,希望发髻上的叶子能够自行落下。

       正在袁瑛努力向左看的时候,她无意中瞥了明兰一眼。她以为,这只是自己无聊生活的一瞬间罢了,可是对于明兰来说,袁瑛的这一瞥,称得上是一眼万年。

       月光落在水月阁戏台之上,将戏子们jīng心涂抹的浓妆和他们斑斓的戏服照耀地一清二楚。袁瑛看得是戏,而明兰看得却是人。

       袁瑛之前在紫禁城中做宫女的时候几乎没怎么看过戏,不是紫禁城中没有戏可以看,只是她这种宫女是没有什么机会有看戏的享受,因此对于能和大家一块看戏有一种异乎寻常的喜悦感。

       戏台上咿咿呀呀的唱腔如水磨划过,众人沉浸在戏中人的喜怒哀乐之中不可自拔,唯独明兰的眼睛里,只有袁瑛因为好奇而略显纯真的双眸,他的耳畔则是一声偶尔划过夜空的惊人鸦啼。

       突然间,明兰想到了一首李白的《秋风词》:

       秋风清。秋月明。

       落叶聚还散,寒鸦栖复惊。

       相思相见知何日,此时此夜难为情。

       入我相思门,知我相思苦。

       长相思兮长相忆,短相思兮无穷极。

       早知如此绊人心,何如当初莫相识。

       镜花水月,南柯一梦。明兰不是不明白自己和袁瑛之间已然注定了结局,只是他不甘心罢了。

       作者有话要说:

       中秋节快乐

       第99章 第九十九章红梅

       快到了过年的时候了,九门提督府中却因为新年而越发热闹。只是袁瑛因为从小到大在宫里生活,她已经习惯了紫禁城中漫长的清冷和寂寞。只是每当佳节倍思亲,越是到了这个时候,袁瑛越是思念早已死去的赵慈云,刘佳女以及梅阶梅公公。而这些人中,最让她思念却还是对她一介普通宫女都如师如父的梅阶梅公公。

       但是梅阶梅公公只是被大秦皇帝钦定的叛党,并且在他死了之后就连尸体都找不到,因此袁瑛无法大庭广众地公开表达对于梅阶梅公公的思念。正巧,九门提督府中的后花园里就种着十几棵红梅花树。没有办法,袁瑛也只能在深夜提着一盏八角琉璃宫灯悄悄到这些红梅花树下睹物思人。袁瑛虽然也知道梅阶梅公公的本名是独孤兰,只可惜在她心中,他的气质更贴近于凌霜傲雪的寒梅,而非望月独幽的清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