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页
作者:明月清寒      更新:2022-05-04 05:48      字数:1729
       从梅阶梅公公嘴里知道这件事情之后,袁瑛表面上并没有多少忧伤或者愤恨的神色。笔趣阁www.Biqushu.net她知道自己和世瑶贵贱有别,就算没有这一次皇帝为诸位皇子的集体赐婚,她也无法成为八皇子世瑶名正言顺的正妻。她也知道在大秦,一个男人可以有三妻四妾,但是她却无法继续和世瑶之前的关系。可是她和世瑶青梅竹马,年少相识,一旦她将感情割舍,内心的挫败还哀痛难以言喻。只是她再难过,再不甘,也压抑不住内心的那种一生一世一双人的执念和不得不与别的女子分享心上人的恶心。

       在从梅阶住处返回彩绘苑的路上,袁瑛知道那风光霁月的世瑶就在她背后,只可惜她的内心已然悄悄和世瑶划清界限,并不打算理他。虽然自己这样决绝对于世瑶终究不公平,但是在如今袁瑛的眼中,世瑶本就是那般完美无瑕若云中仙一般皎洁的人儿。她不忍心让日后好几个女人共侍一夫的怨恨和委屈玷污这少年时纯真无邪的情义。

       跟在袁瑛身后的世瑶也明白袁瑛的决绝,他明白自己无法反抗父皇,终究是负了袁瑛。望着袁瑛清丽容颜之上那微微凄楚的神情后世瑶便已经明白一切都已经无可挽回。只可惜他的骄傲却也让他没有办法继续厚着脸皮走到少女身边哀求她为他忍耐。他既没有勇气反抗父亲,也没有资格要求袁瑛,因此他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袁瑛果决地割舍这段少年情义。

       想到这一点后的世瑶自知现在的自己无论做什么都是错的,便索性转身离去。只是当世瑶已然果断转身之后,袁瑛才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她也下意识地转过身去,只可惜,在当她回头的一瞬之后就只能看到世瑶决绝离去的背影。

       虽然袁瑛心中已然对这段感情下了决断,但她感觉雪白的脖颈中有什么东西在堵着喉咙。明明自己似乎有千言万语要对世瑶说些什么,却没有鼓足勇气对已经转身的世瑶说出任何话来,无论是情真意切的挽留还是刚烈决绝的辞别。因此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凝望着世瑶的背影在自己眼中渐渐变得模糊。

       在世瑶背影彻底消失在她眼中的那一瞬间,她的眼角才堪堪留下两行晶莹的泪珠。

       而当她的泪珠从眼角滑落的一瞬间,突然间一道闪电划过,便有无数雨滴随着磅礴的雷鸣从天而降。

       袁瑛因为从梅阶那里走得急,再加上她自己震惊于世瑶最近要成婚的消息,在离开的时候居然没有带伞。如今天降bào雨,也合该让她在半路上被骤雨淋湿。那一瞬间,袁瑛便回忆起了chūn天他们一起出游,结果在玉香山山顶淋了雨的事情。本来以为这是一件很小的事情,偏偏在这个地方触景生情,袁瑛就顺便回忆到了这个微不足道的记忆片段。只是如今那个当初陪她一切淋雨的人已然成为往昔。

       没有办法,袁瑛只能躲到宫墙附近的一棵大树之下避雨。只是躲在树下避雨终究不比屋里严密,袁瑛最后还是被淋了一个落汤jī。

       在避雨的时候,袁瑛恰好看到了朱红宫墙脚下居然开了一朵小小的白花。白花虽小,但颜色却和袁瑛雪白的长裙一般素净,有着和宫廷繁华不一样的孤独高洁,袁瑛多看了它几眼。虽然她不知道这朵白花名叫什么,却也明白在这疾风骤雨之下,这朵见不得光的花儿最终还是过早的凋零了。想到这里,袁瑛突然忍耐不了她内心一直以来压抑的痛楚,故而索性在这骤雨之中借机蹲下身子嚎啕大哭。

       雨声哗哗,正好掩盖了袁瑛的哭泣。而袁瑛如家被雨淋湿的láng狈模样也给了她抱膝痛哭的绝佳借口。

       第69章 第六十九章秀女入宫(一)

       就在袁瑛躲在树下瑟瑟发抖之时,梅阶梅公公身边伺候的小太监小薛倒是披着斗笠带着雨伞来寻袁瑛。望着在雨中朝她走来的小薛,袁瑛心中感慨万千。袁瑛也知道小薛也不会平白无故特意给她送伞,他之所以如此还是因为梅阶的吩咐。

       果然小薛一见袁瑛就对她说道:“袁姐姐,梅公公看天下雨了,一想到你没带伞就特意让我来了。”

       虽然袁瑛此时此刻已经淋湿了,但是她在接过小薛雨伞的时候,还是客气地说道:“多谢梅公公和小薛公公对我费心了。”

       小学看了袁瑛一眼,发现她浑身都已经淋湿了,也没有心思和她继续絮叨,索性直接说道:“既然如此,这雨还有好长时间才下完,因此袁姐姐你还是快点回去吧。”

       袁瑛听后连忙答应,当然再送别了小薛之后急忙打伞跑回她住的地方。虽然她已经彻底湿透了,但是淋雨的时候不少雨水也会落在眼睛里让人难受,现在打了伞,那些落到眼睛里的雨水就会少很多,眼睛也会好受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