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页
作者:明月清寒      更新:2022-05-04 05:48      字数:2011
       只可惜这些少女的容貌再美都比不上微微歪在赤金莲花宝座上的娜云朵。www.biaishu.cc 比爱书娜云朵只是穿着一件在袖口领口处用金线刺绣了朵朵纯金蔷薇的纯白丝绸长袍,长发披散,既没有戴任何首饰自然也没涂抹什么脂粉。但是马扎木却有一种目睹一朵玫瑰在这大帐之中悄然怒放的惊艳感。

       只可惜短暂的惊艳之后,马扎木又恢复了自己的理性,毕竟他到这里只是以失败者的身份表达自己这一部落对与东胡的臣服,以及期待东胡看在自己已经归属的情分上放过自己这一部落到人,自然不比之前的高傲肆意。可是即便如此,他的态度却不见多少卑微愁苦。

       “这是什么?”

       听了马扎木热切但缺乏诚意的恭维后,娜云朵并没有沉醉,她没让马扎木站起来,反而和他多有攀谈,故意让他在大庭广众之下长跪不起,很明显是要打掉马扎木身为一部王子的天生傲气。

       “这是南朝探子首领的人头。”明明知道说这些话的时候自己和那个人已经恩断义绝,但是马扎木还是短暂地停顿了一下。

       就在娜云朵为他的停顿开始生出几分怀疑得时候,马扎木借着说道:“奴才已经杀了本部落中的所有南朝探子。”

       说完马扎木就让人将朱智的人头递到娜云朵面前。

       “你做的不错。”娜云朵垂眸看了一眼马扎木又看了一眼那人的人头,意味深长地说道。

       人死万事空,那朱智人头且不说。只是娜云朵只是轻轻地抬了抬头就看到了眼前小王子的惊人容貌,而眼前的少年金发蓝眸,居然宛如太阳神一般俊美无俦,那站在阳光中自信而沉稳的模样竟比当初的符烈钧还要好看几分。那一刻娜云朵有一种难以言说的快意和痛楚。

       她知道,她真心爱慕的人是符烈钧,但符烈钧的心却不只属于她一个人 ,也不可能为她放弃其他妻妾。

       第67章 第六十七章欺骗

       娜云朵望着跪拜于地的马扎木,在惊艳他容貌之余自然也生出几分警惕感。毕竟随着时间的流逝,她也越来越能够发现自家儿子的平庸。若是自己不在了,自家儿子很有可能就被马扎木这种野心勃勃之人给生吞活剥了。

       而面对东胡的qiáng势威bī,马扎木果断杀掉那些忠心大秦朝廷的探子,足以证明他的果断坚毅,这不能不让娜云朵心中生出层层yīn霾。

       只是现在还不是翻脸的时候,因此娜云朵轻启朱唇,柔声问道:“你把他们都杀了不是?”

       马扎木低下头,跪地高声喊道:“启禀国母,为了效忠您,效忠东胡,我们北狄的确把这些大秦断了执意效忠大秦朝廷的探子杀了。”

       “那还有没有活下来的人?”娜云朵问道。

       “是有的。”马扎木回答道。

       “那就好。”娜云朵听后却露出一丝妩媚的微笑,但是马扎木却知道她可能又在打什么不可名状的鬼主意。

       果不其然,娜云朵继续说道:“既然如此,我倒是有一个任务让你去做。”

       听说娜云朵要他替他做事情,马扎木忍不住大声说道:“愿为国母娘娘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虽然马扎木也知道娜云朵对自己的忌惮,但是他知道娜云朵是一个理智的人。只要她认为一个人活着给她带来的价值远大于杀死她,她就会保住他的性命。当然大秦皇帝符烈钧除外,毕竟他是她这一生最接近于真爱的那个人。

       “只是一点点小事情而已,用不着要死要活。”

       娜云朵音色柔婉,但是马扎木却觉得他的背后生出一股冷飕飕的寒意。

       “那就是虽然你们已经彻底臣服于我,但是我却不着急吞并你们。并且咱们两部表面上还是相互敌对的两部,但实际上我们早已亲如一家。之所以如此,就是为了从大秦朝廷中骗取他们的物资,好壮大我们的实力。”

       虽然娜云朵这个主义很是jian诈,但是马扎木却很是满足。毕竟东胡和北狄一起合谋骗取大秦朝廷的援助这一点,既对双方都有利,又暗中戏耍了这个一直以来都高高在上的大秦皇帝的脸。

       这虽然是一个颇为异想天开的主意,只不过要想成功欺骗得了大秦朝廷,就离不开那些追随朱智一起潜伏北狄的探子们的配合。毕竟大秦朝廷也不是傻子,不能马扎木说啥就是啥。怎么着也得仔细调查一番再说。而询问这些早已经潜伏塞北的探子们,则是大秦朝廷最好的调查方式之一。自然在投靠东胡,和娜云朵一起欺骗大秦朝廷之前,马扎木先清洗收编了不少潜伏在自己身边的大秦密探。

       此时此刻,大秦朝廷为着收复金川区战事焦灼不安时候,北狄部落的一封求援信让众人左右为难。对于北狄的求援,一开始大部分是对此是置若罔闻。毕竟因为金川战事,朝廷钱粮已然吃紧,若是再继续支援北狄的话,朝廷根本拿不出钱来。当然也有少部分人在收到北狄部落情真意切的求援信之后本着塞北大局坚持要给予北狄不了援助。而符烈钧接到北狄求援信之后虽然也想通过援助北狄来给已经有些失去控制的东胡找一个对手,但是朝廷因为金川战事钱粮吃紧的现实又让他左右为难。没有办法,符烈钧只好打着将问题调查清楚的借口多拖几个月,等到钱粮不那么吃紧的时候再给予北狄援助。当然符烈钧也知道自己找借口拖延援助这件事情做得不地道,他虽然贵为天子,却依然纡尊降贵地给北狄一方写了一封包含着歉意和温情的亲笔信,想要以此打动北狄部落的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