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页
作者:明月清寒      更新:2022-05-04 05:48      字数:1772
       虽然孙德妃和云行郡王正妃陆氏一直坚持自己的清白无辜,但是随着调查的开展,一件件让人猝不及防的证据一点点地展开。比爱书库 www.biaishu.cc

       也因为五皇子妃陆氏身份特殊,皇帝特意安排到嘉仁殿对她做最后的审问。希望感化这个心底歹毒而又冥顽不灵的女人。

       因为陆氏还是待罪之身,她被两个身qiáng力壮的jīng奇宫女押到嘉仁殿的时候只是穿了一身单薄的素白衣裙。虽然陆氏因为这些日子的询问而有些披头散发,但她非但没有显得很是láng狈凄惨,反而有一种素静的美感。

       只可惜她再美,也阻挡不了嘉仁殿中指证上她杀了雪侧妃的一系列人证物证如雨后chūn笋般涌现。

       望着这扑面而来的铁证如山,孙德妃还在顽抗,但是云行郡王正妃陆氏已经明白了,原来从一开始她就踏入了小人为她准备的天罗地网中,她逃不掉,也不可能逃。因此对于那个诬陷她的贴身丫鬟绿云,她并不怨恨,只是期望那个能够威bī她做出伪证的人在实现自己卑劣的目的之后饶过她一条性命。毕竟她们也是从小一块儿长大,虽然名为主仆,但也有几分姐妹之情。她不相信绿云会为了利益或者一时的意气用事从而将她置于死地。

       面对这些证据,皇帝勃然大怒,非要给无辜枉死的雪侧妃一个jiāo代。虽然有孙德妃求情,但是看着皇帝疾言厉色的样子,陆氏也知道自己这一次真的逃不过去了。

       也因为如此陆氏突然开始胡思乱想,假如自己真的死了,那个隐藏在锦绣宫廷之中的幕后黑手会不会真的放过她的父亲和家人。

       就在这金碧辉煌而有庄严肃穆的明堂之上,五皇子妃陆氏静静地凝望着世璋本人。因为陆氏也是一个美丽的女子,而五皇子世璋对于美丽的女子天生就有一种自惭形秽的感觉,因此他有一种被刺眼白光照she的感觉。只可惜她并没有在五皇子的脸上多停留一时半会儿,只是深深凝望着五皇子腰间明晃晃的佩剑。

       就在这时候,世璋才看清了少女淡漠面容下的美丽容貌并不输于雪侧妃。只是那一对漆黑如墨的眼睛却不因为他符世璋而多些光彩。

       突然间世璋突然想明白了:“她居然对我无意。“一旦意识到这一点,世璋突然有一种自尊心被人无情践踏的别扭感。

       那一刻,他想握住少女的衣袖,可惜那抹素白衣袖却冰冷地从他手背划过,就像少年时候在母妃身边抓不到的一律白月光,虽然亲眼可见,总是可望不可即。

       就在这时,少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他腰间拔出了那柄佩剑,姿态潇洒从容,竟宛若惊鸿略水而过,只留下刹那芳华。那一刻世璋才知道原来陆氏也修习过剑道,并且剑术比他还要高明几分,这才从他身边硬生生夺下他的佩剑。只可惜,既然出嫁了,并且嫁入皇室,那么此后的人生也就是伺候好丈夫,做一个典范的皇家媳妇,优秀的妇女榜样,至于出嫁前少女的那点爱好,那点情趣,这在皇家中根本不值一提。并且身为一个合乎礼教的贤妻良母,虽然陆氏心中对于世璋的剑术可能会不屑一顾,但却只能隐藏起自己真实情绪,在丈夫兴致勃勃的时候站在旁边露出一缕合乎礼仪的倾慕微笑。

       望着手中的冷冽如水的剑刃,陆氏微笑道:“从小父亲请了剑道国手教导我剑术,只可惜身为女儿身却不能亲自保家卫国。如今为我被jian人陷害落此弥天大网之中,却只能用剑自刎,以证清白。”

       说这句话的时候,陆氏既没有正对着她的丈夫五皇子世璋,也没有正对着一直维护她的孙德妃,当然更没有对着皇帝,而是微微侧过身子,微微抬起头,似乎在仰望苍天,而漆黑的眼睛里满是遗憾。

       “不要!”五皇子世璋站出来说道。

       这时候世璋才反应过来,如果陆氏真的对于雪侧妃厌恶,其实是可以用佩剑了解她的性命,反正陆氏身为大家闺秀,一般不可能有很高的个人武艺,特别还是剑艺。只可惜,如此会如此高洁剑法的少女,怎么可能会将自己珍爱的剑术用到如此卑劣的算计之中。

       直到看到湛蓝天空上又一行大雁飞过时候,陆氏才对着自己轻轻说道。

       “皇天后土在上,我陆思纯之所以用剑自刎而不选其他方式,只是以证清白,并不是畏罪自杀。”

       她的声音细弱而坚定,因为她明白这句话是说给自己的,而不是说给别人的 。

       说完这句话之后,少女素白衣袖浮动,剑芒微微闪烁,在亲手挽了一个极为耀眼的剑花之后,就在众目睽睽中举剑割破自己喉咙。就在那一刻,一道艳丽鲜血喷溅到她不曾沾染过灰尘的素色衣衫之上,宛如chūn日里一枝灼灼的桃花迎着阳光骤然盛开。只是血光艳烈,竟然让人忽略了她眼角里斜斜滑落的一滴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