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页
作者:明月清寒      更新:2022-05-04 05:48      字数:1810
       而寨楼上似乎有接近一千个房间,每一个房间在黑夜里都闪烁温和的烛光。WWw.BIqushu.nEt笔趣阁而每个房间的中央都稳稳地立着起伏着繁复藤蔓状花纹的白银灯柱。灯柱有的有五层,有的有七层,而最大的那个灯柱则有九层,每一层都盛开着雕刻jīng细的白银色曼陀罗。而每一个树状的白银色灯柱之上点燃了高高的白色蜡烛。那将整个房间点亮的淡huáng色烛光之下则源源不断地流动着晶莹剔透的滴滴珠泪。

       就在寨楼的最高处,那个立着九层灯柱的房间里,叛军首领安怀嘉正身着白衣安静地站在一片灿烂的烛光之中。而他头戴金色的向日葵形状的王冠,上面则端端正正地立着三根华丽异常的孔雀尾羽,只是他的脸上则是有着一种yīn森的苍白。

       因为他竭力压抑的内心的激动,因此头顶上金绿色的孔雀尾羽微微颤动,而上面那一只只深蓝色的眼睛状花纹则在烛光下隐约闪动着异样瑰丽的紫色。

       而在叛军首领安怀嘉的面前,则立着一个身材高大的黑衣男子。男子并没有对着安怀嘉露出自己的真容,他只是带着一个五彩斑斓的面具凝望着对面那个可怜的男人。

       因为他来到金川之后了解到,安怀嘉的父亲安崇虎和爷爷安静庵同样死在朝廷大军的手里,只可惜那是前朝时候发生的事情了。虽然如此,但是安怀嘉却对今上异常仇视,因为当时率兵攻打安氏,bī死他父祖的就是还是前朝大臣的今上——符烈钧。不仅如此,就在这次战役中,安怀嘉的母亲宋嘉身为人妻人母却爱上了敌对一方的符烈钧,并且为符烈钧而死。这样深切的耻rǔ,让安怀嘉从小就对大秦帝国,对今上怀有刻骨铭心的仇恨。

       也因为这个原因,安怀嘉在举起叛旗之前一直被其余的安氏残党所诟病,所嘲讽。而安怀嘉因为母亲的缘故越是被人所议论,他就越是仇恨今上。

       也是因为他对于今上的愤怒,才让不少因为符烈钧在金川地区力行改土归流政策利益受损的土司们推举为叛军首领,并且私下里到处串联,企图推迟改土归流政策在西南地区的推行。

       但是安怀嘉也知道,随着时间的流逝,符烈钧的江山是坐得越来越稳当了。而以西南一隅之地反馈如今如日中天的符氏王朝也是螳臂当车,而自己想要用今生的鲜血洗去自己与生俱来的耻rǔ的希望也越发的渺茫 。

       只是两年之前从北方来的客人,却让他看到了一丝复仇的希望。和那些企图世世代代在金川鱼肉百姓的土司们不同,继承了母亲宋嘉聪明的安怀嘉也知道改土归流如今是天下大势,这些土司们的抗衡其实只是非常无力。但是因为安氏和符氏之间充满着屈rǔ的仇恨,安怀嘉已经无法收手,只能被命运和仇恨推着走下去……直到迎来自己彻底毁灭的那一刻。

       和黑衣人已经相处了不少时间,安怀嘉清楚地明白,自己如今匆匆忙忙发动的这场类似于小孩子胡闹的叛乱,只是为了给北方东胡一统塞外争取时间。但是安怀嘉已经无所谓了,他只要知道他能够杀大秦更多的人就够了。毕竟一个对于自己被毁灭都不太在意的人,也不会在乎别人的性命。既然自己一辈子都杀不了符烈钧,那么杀死那些为符烈钧做事的汉人就够了。

       “虽然我不信仰你们的嘎玛天神,但是您确是我们长生天子民的朋友,长生天拥有博大的胸怀,因此他会保佑西南最勇敢的勇士——大罗迪王的后裔。”

       大罗迪王,是嘎玛天神的长子,金川理所当然的统治者,传说历代安氏都拥有大罗迪王的血脉。

       “谢谢您,塞思黑萨满。”安怀嘉谦逊地说道,“我很高兴您能够不远万里来金川帮助我们这些被汉人压迫的可怜人。”

       “事已至此,我们什么都不用说了。”塞思黑望着安怀嘉微笑地说道。

       “虽然如此,我还是无比地感激娜妃娘娘对我们无私的帮助。”

       安怀嘉的脸上露出一丝他自己都察觉不到的濡慕。虽然明明知道这个人只是利用他和他的残党而已,但是塞思黑对于他的理解和支持却让他有一种面对自己父祖的放松感。

       塞思黑望着这个即将因为自己的野心和愤怒而毁灭自己的青年人,心中突然产生一丝悄然。但是他既然是东胡人,自然不能辜负国母娜云朵的重托,为了东胡统一塞外,甚至入主中原的大业,他不能有一丝对于眼前这个可悲工具的怜悯。

       况且他是东胡人,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对于他而言,身为汉人的符烈钧自然要铲除,而身为苗人的安怀嘉也应该被铲除。

       但是他内心残存的那一点点不应该有的怜悯却让塞思黑对安怀嘉温言安慰道:“这些事情都是小事,最重要的是请您相信,我们……一定能把大秦皇帝从他的龙椅中拉下,让万千效忠于符烈钧的汉人血流成河。让那些高高在上贵人们为他们选择符烈钧这个卑鄙小人做天子而失去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