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页
作者:明月清寒      更新:2022-05-04 05:48      字数:1721
       世瑶明知这支玉钗已经失去了送出它的最佳时机,但是因为这支玉钗雕刻的美丽jīng致却让他对于袁瑛会收下这迟来的礼物多了一些不切实际的幻想。WWw.BIqushu.nEt笔趣阁

       当世瑶带着这支玉钗兴冲冲地找到袁瑛并且说明自己的来意之后,袁瑛果然坚决地拒绝了他的礼物,而她的脸因为这坚决的拒绝而越发有一种凛然的高贵感。袁瑛果然不是那种贪慕虚荣的浅薄之人。

       当然世瑶也没有多介意,他还想着就算他这次拒绝了,等到下次成亲时送出,她总会欣然接受的。毕竟淑妃已经同意要让皇帝把袁瑛指给她,因此他们之间也算是板上钉钉了。

       处于对淑妃的感激,世瑶偶尔也到初云宫去看看淑妃。正好今日袁瑛不在,淑妃就和世瑶随意聊了起来。

       淑妃也只是随便问问世瑶和袁瑛每日见面之后究竟在gān什么,以淑妃的感觉他们之间也就是普通的花前月下,卿卿我我。

       只是世瑶却说道:“袁瑛跟着我练剑呢?也为了教授袁瑛剑术,我最近习武都勤快了许多。”

       淑妃知道袁瑛练剑之后,心中突然涌现出一种不祥的预感,再送走了世瑶之后淑妃就开始让人暗中探查袁瑛的底细。果然就发现其中梅阶的影子,虽然表面上二人没有什么不应该有的东西,但是淑妃却隐隐约约猜到袁瑛最近练剑说不定就是为了执行梅阶的安排。而对于梅阶梅公公这个人,虽然表面上二人没有什么jiāo集,但是淑妃也知道袁瑛一旦牵涉了梅阶这个人,她和世瑶之间的未来就不会那么明朗了。

       当然淑妃也清楚自己和袁瑛jiāo往之前,梅阶已经帮了袁瑛,因此袁瑛如今乐意投靠梅阶也不能说是她的过错。因此袁瑛来初云宫探望淑妃的时候,淑妃也没有对她多说什么。

       只是在袁瑛像往常那样离开的时候,对她轻轻说道:“袁瑛,临走的时候帮我把这封信jiāo给梅阶梅公公。”

       与此同时淑妃身边的明玉则将一封带有淡淡龙涎香的信封小心翼翼地递给袁瑛。

       袁瑛到初云宫这么多天,并没有察觉到初云宫梅阶梅公公有过任何往来。如今淑妃要她把一封信带给梅阶,她虽然表面上默不作声,实际上内心也有疑虑。但是身为一个宫女应该具有的责任感,她并没有提前将淑妃给梅阶的信件拆开。

       自从袁瑛被梅阶安排到彩绘苑中潜伏以来,梅阶和小薛也十分思念袁瑛这个孩子,乍一看袁瑛来到他所居住的幽静院落,梅阶和小薛自然是无比开心。

       只可惜这一次袁瑛却是带着淑妃的信件而来,梅阶在看向袁瑛的目光就多了一丝严肃。

       就这样梅阶在袁瑛好奇和疑惑jiāo织的目光中打开了淑妃给他的信封。和梅阶之前的猜测一模一样,淑妃并没有写明找他来的具体时间,而是写了二人私下里约会的时间地点。

       因此梅阶很快就看完了淑妃的这封信。

       袁瑛看到了梅阶那副了然于心的表情后,顺口问道:“公公,淑妃娘娘找您有什么事情吗?”

       梅阶对袁瑛轻轻地挥手,示意她离开,但是他为了让袁瑛放心这才在袁瑛离开的时候对她说道:“淑妃是找我有事情,看来我得抽空去找她谈一谈!”

       袁瑛听后立刻问道:“是不是和我有关?”

       梅阶看了她一眼之后说道:“她在信中没说。”

       虽然如此,袁瑛和梅阶都隐隐约约感觉淑妃之所以特意去寻梅阶似乎是和袁瑛有关。袁瑛思想简单,也只是觉得淑妃是对自己好心。而梅阶心中却是百转千回,不只是对于袁瑛这个孩子的命运而担忧,更是暗中揣测淑妃会不会对于自己在宫中的大计有所阻碍。虽然梅阶心中有各种疑惑,但是现在自己并不明白淑妃的意图,因此只是在这里胡乱猜测终究无济于事。想到这一点,梅阶也觉得和淑妃之后的会面也是极为有必要的。

       虽然淑妃和梅阶是私下里见面,但是为了这次的约会,淑妃还是qiáng撑病体,对着初云宫中光可鉴人的菱花铜镜jīng心打扮了一番。虽然淑妃在病中,但是因为她jīng心的妆容,使得她有一种清瘦而娇弱的病态美。

       当然因为淑妃身体虚弱,因此由身边的两个宫女明玉和□□搀扶着她到了初云宫边上的一个小小的凉亭之中,也因为这个地方有一个假山,因此各外偏僻荒凉,一直是宫中不少人私下里jiāo谈隐秘之事的场所。

       而梅阶见淑妃也没有带太多的人,他只是把自己贴身伺候的小薛带了来。因为淑妃是后宫主子,梅阶为了表示对于她的尊重这才提前赶来。就在梅阶刚刚到这个凉亭的时候,淑妃就在明玉和□□的搀扶下颤颤巍巍地走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