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页
作者:明月清寒      更新:2022-05-04 05:48      字数:1696
       听了世玮的解释,袁瑛说道:“你明明知道你和浦萍没有结果,为什么还要招惹她?”

       一听袁瑛的疑惑,世玮的脸上突然有一种迷茫的神色,他喃喃自语道:“为什么?为什么我明明知道自己给不了她任何未来为什么会和她在一起,而她为什么明明知道我这个人也给不了她任何结果,却偏偏和我在一起?你问我为什么,可能我也不清楚之前的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做?”

       袁瑛听到世玮的答案居然是这个,她有些惊讶,平心而论她应该愤恨世玮,但是看到他茫然失措的表情,袁瑛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

       就在这一片茫然中,袁瑛看着世玮带着笛子渐渐走远,她知道世玮估计是和新婚妻子圆房去了。比爱书库 WWw.BiAIshu.Cc虽然她对于世玮始终有些鄙夷,却也不能阻止世玮和王妃圆房。毕竟在世玮和浦萍的悲剧中罪魁祸首是皇帝,而王妃只是一个和这些感情纠葛都无关的无辜之人。

       因为今夜了解到了世玮对于这段感情的剖白,理智上袁瑛不能职责世玮,但是感情上始终无法接受世玮终究爱得不如浦萍深。想到这一点,袁瑛开始更加审慎地思考自己和世瑶之间的感情,也对于梅阶让她和世瑶相处时候谨言慎行很是感激。虽然对于现在和世瑶一块相处很是喜悦,但是如果世瑶有一天真的因为皇命娶了其他人,她也要有一个理性的态度。

       第32章 第三十二章四时园初见

       虽然鲁王世玮成婚了,并且已经住在了自家的王府之中,但是皇帝因为对儿子有些愧疚,就让儿子留在京城居住。虽然鲁王没有在朝廷上担任什么官职,但是因为亲王的俸禄和皇帝的赏赐的田庄,因此鲁王成婚之后还能过着一个富裕的生活。

       虽然鲁王妃是燕国公之女,但是她性格温厚,也不太爱管束鲁王,再加上鲁王也是一个小心谨慎的人,因此夫妻之间虽然感情不算太过热切,但是却也能以夫妻的身份好好相处。

       知道鲁王世玮如今的情况后,袁瑛发誓要以一种淡然的态度对待自己和世瑶的感情,但是现在的她在梅阶身边无所事事,出了刺绣读书之外,她唯一的快乐时光也就是和世瑶朝夕相处的时候。想到自己被梅阶所关心,而梅阶因为皇后的事情忧心忡忡,因此她也想做些什么来帮梅阶一把。一是报答梅阶,二是让自己在宫中的生活也有所价值,不至于什么意义都没有。

       梅阶见袁瑛毛遂自荐,自然欣慰无比,但是他对于袁瑛的安排也始终拿捏不定。一是梅阶知道宫廷斗争险恶无比,袁瑛一旦涉入自然很难清清白白脱身,二是他想再教育袁瑛一段时间,让她更成熟一点后再给她任务。

       因此听了袁瑛的请缨后梅阶一句话都不说,只是坐在躺椅上认真思考些什么。

       而袁瑛站在一边静静地凝望着梅阶那微微颤抖的纤长睫毛,和苍白的皮肤一衬,更是隐隐约约有一种被撕碎蝶翼的残破感,突然间她对于梅阶多了一丝淡淡的怜悯。之前袁瑛对于梅阶其实是有着一种不切实际的敬仰,不只是敬佩他之前辅佐皇帝登基的丰功伟绩,而且也敬佩他在后宫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滔天权势。而现在面对着梅阶,她却多了一丝细微到连自己都无法察觉到的怜悯。

       他的身体是残缺的,而她的人生被身不由己地困在了紫禁城,因此也是残缺的。而两个残缺的人才好相依为命地相互取暖。至于付世瑶,他和袁瑛之间或许只是一瞬间的消遣或者迷恋,然后时间到了,付世瑶另取佳人,而袁瑛只能在这紫禁城中无望的等待,直到她生命的最后一刻。

       既然chūn天到了,宫廷御花园的花花草草都恢复了生机。袁瑛觉得梅阶住的地方虽然陈设华丽,又充满中一种书卷气息,但是终究没有生机,因此袁瑛也打算到御花园中为梅阶的房子折些花儿点缀。当然在此之前,她也认真清洗了几个质地很是细腻的瓷瓶,并在里面小心翼翼地灌上清水。

       当然这些瓶子有些是那种很温润的rǔ白色,有些是那种高远如天际的淡青色,当然更让人惊讶的是梅阶这里还有一个是粉红色的瓷瓶,并且这些瓷瓶在梅阶眼里也只是一些单纯占地方的瓶瓶罐罐罢了,可见梅阶这里的好东西不少。

       御花园又名四时园,因为花园中不但广植有四季的应季花卉,而且也有在冬天给宫中贵人们准备的温室。因为梅阶只是一个太监,因此这种在温室中反季节培养的花卉他按理不应该享用。虽然如团儿和法重珍两个人也用了主子们用得温室花卉,但是梅阶始终坚持着人臣的规矩,该怎么样就怎么样,一点都不对自己放松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