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页
作者:明月清寒      更新:2022-05-04 05:48      字数:1726
       看到这一幕,袁瑛自然明白,浦萍至死无悔的决然。比爱书库 WWw.BiAIshu.Cc她不明白浦萍为什么那么傻,只是叹了口气,幽幽说道:

       “这问世间,情为何物,只叫人生死相许。浦萍姐姐至死不渝,也是是情痴情种了。”

       第31章 第三十一章凤求凰(二)

       就在袁瑛打算离开的时候,突然听到一阵细微而哀婉的笛音。那一刻她突然想道:“难不成还有其他人悼念浦萍姐姐?”

       处于好奇,她便顺着笛音悄悄溜到一处小山丘下面。虽然月色不如日光明媚,但是袁瑛也能看见这山丘之上林木的郁郁葱葱。

       她转了一圈都没有发现这个chuī笛者,只是将这曲笛音听得越发清楚了。袁瑛自然明白这笛音则是《凤求凰》的上半阙。

       而这《凤求凰》的上半阙自然描绘了男子在面对爱情时一往无前的执着和那种求之不得的悲哀。

       借着这袅袅笛音,袁瑛突然回忆起了这《凤求凰》上半阙的文字:

       有一美人兮,见之不忘。

       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

       凤飞翱翔兮,四海求凰。

       无奈佳人兮,不在东墙。

       将琴代语兮,聊写衷肠。

       何日见许兮,慰我彷徨。

       愿言配德兮,携手相将。

       不得於飞兮,使我沦亡。

       袁瑛对于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的思念并不怎么感动,只是在回忆起不得於飞兮,使我沦亡这一句的时候,突然被里面情关生死的深重悲哀所震慑。她久在深宫,自然明白这世界上的爱情很少能有一生一世一双人的幸运,有的只是同心而离居,忧伤以终老的无可奈何。

       结果就当她抬起头的时候,突然间看到了小山丘之上有一个小巧玲珑的大理石亭子,并且亭子中立着一道影影绰绰的衣袂飘飘的人影。袁瑛定睛一看,那人正持笛chuī奏。自然这曲《凤求凰》的上半阙就是他所chuī奏。

       就在袁瑛准备离开时候,突然那道人影对他呼唤道:“你是何人?还不快快停下。”

       袁瑛一听这人音色,自然知道这人就是鲁王符世玮,她深恨符世玮的薄情,因此转身就走,并不想多搭理他。况且符世玮应该在王妃身边享受这dòng房花烛夜的美好,如今却和袁瑛在这地方相遇,终究有些不妥当。

       “你是恨我对于浦萍的懦弱?”世玮见袁瑛如此,自然明白她对于自己有意见,并且十有八九是因为浦萍。

       当然世玮因为不得皇帝宠爱,在宫里和生母刘修媛小心度日,因此养成了一种特有的温和性情,这才让他在面对袁瑛的不恭时不仅不责怪她以下犯上,而且还试图叫住她,让她听清楚自己的解释。

       袁瑛也知道自己只是一个宫女,面对鲁王符世玮,她其实没有拒绝的权利。刚才也是因为一腔激愤使得她暂时失去了应有的理智。现在一阵冷风chuī来,她也清醒了,自然明白自己虽然十分鄙夷世玮,但是却也只能转过身来安静地听符世玮辩解自己的懦弱和薄情。

       世玮见袁瑛转身听了他的话,立刻说道:“这首《凤求凰》是我们定情的曲子。今天是我成亲的日子,因此就给她chuī了一首。”

       世玮这句话无头无尾的,但是袁瑛却明白,这《凤求凰》是世玮和浦萍结缘的曲子,也是因为浦萍通过这首《凤求凰》了解到世玮对于爱情的执着,因此才对世玮动了心。只可惜其中的一句不得於飞兮,使我沦亡却一语成谶,预示了浦萍为这一场注定飞蛾扑火的爱情飞灰烟灭。

       想不到身为天潢贵胄的符世玮居然还有一点点的良心。

       袁瑛对世玮问道:“今天可是鲁王殿下的dòng房花烛夜,不知道在面对新人的时候,能否记得故人哪怕一点点。”

       世玮说道:“浦萍对我的情分我自然一生都不能忘记,只是在这紫禁城中,我能做的只能就是将情埋在心底,然后把日子继续浑浑噩噩地过下去。况且浦萍就我一人,她也知道她不可能和我在一起,自然不能接受这个现实的她只有死亡一条路可走。你可以暗中鄙夷我的懦弱,但是我不只有浦萍一个人,我还有母亲需要尽孝。我……我不能因为自己的任性而害了母亲。”

       袁瑛听了世玮的解释,自然明白世玮也有自己的苦衷,但是她的内心始终弥漫着一种夹杂着愤怒和悲凉的复杂心情。

       她忍不住对世玮问道:“那你和浦萍就真的的没有任何出路了?”

       世玮望着袁瑛悲愤而天真的神情淡淡地说道:“在紫禁城中唯一能够做主的只要皇帝,虽然我是长子,但是父皇并不很喜爱,终其一生我没有登基为帝的可能,而浦萍是伺候父皇的人,因此我们没有任何可能,从一开始就注定没有任何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