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页
作者:明月清寒      更新:2022-05-04 05:48      字数:1854
       梅阶见世瑶如此,也是温和地说道:“她醒了,今天特意吃了一碗粥。比爱书库 www.biaishu.cc估计再养几天就基本上好了。”

       听了梅阶的回答世瑶放了一半的心,因此说道:“如果这样就太好了。只是……”

       “您是怎么意思?”听符世瑶似乎欲言又止,梅阶轻轻地问道。

       “毕竟您也明白,出了这个事情,袁瑛也很难在浣衣局呆下去了。因此我可以让袁瑛到我身边伺候吗?”望着梅阶一贯温和的眼神,符世瑶鼓起勇气说道。

       听了世瑶的话,梅阶若有所思。此时此刻他感觉自己的决定对于世瑶袁瑛二人的未来非常重要。

       如果梅阶同意了世瑶的提议,那么一对俗套而又普通的青梅竹马便可以在俗世里圆满,但是梅阶思索了一会后,还是摇摇头没有同意,因此两个人的命运才有了不同的轨迹。

       因此梅阶摇摇头说道:“袁瑛是被陛下下令打入浣花衣局为奴的宫女,她是得罪了陛下的人,因此她是不可能到皇子身边的。”

       听了梅阶的话,符世瑶刚刚点起亮光的眼神又暗了下来。梅阶看到符世瑶有些沮丧的样子,也不忍心过于打击他,因此接着说道:

       “你放心,袁瑛虽然跟了我,但等她养好伤之后,也可以随时找殿下玩儿。”

       世瑶想了想,袁瑛在梅阶身边也没有什么损失,也就不再继续坚持,至于以后的事情,以后对于现在的他们而言都是那么的遥远。当然这时候世瑶还小,他不知道自己暂时放弃的是什么,听到梅阶说袁瑛和他可以自由来往的时候也露出了少年纯真的笑容。

       过了一会儿,梅阶继续叮嘱道:“只是你我身份毕竟有别,如果你经常来找我,自然会引起宫中有心人针对,因此袁瑛养伤的时候您最好不要来我这里。”

       符世瑶也是冰雪聪明,自然知道在皇后岳贵妃夺嫡之争愈演愈烈的时候,一个皇子和宫中一个大太监来往密切的含义自不待言。

       现在的符世瑶并不想参与其中,因此点点头同意了梅阶的提议:“世瑶知道了,我自然会小心的。只是袁瑛还要继续麻烦公公了。现在世瑶还有一件旧物托公公转jiāo给袁瑛,让她明白我不能来的苦心,因此还请公公帮忙。”

       就在梅阶的诧异间,符世瑶掏出一块普普通通的白色丝帕递给梅阶。梅阶接过丝帕之后发现上面既没有花纹也没有文字,因此才含笑接过了符世瑶递给她的丝帕。

       送走了符世瑶之后梅阶又吩咐了身边小太监小薛安排浣衣局宫女分配的问题,等到小薛走后,梅阶才回到了自己居住的地方看袁瑛恢复地怎么样。

       梅阶见袁瑛已经醒了就问道:“你现在怎么样了?”

       虽然袁瑛依然觉得很疼,但是她还是qiáng撑着说道:“多谢公公,我已经好了很多了。只是……”

       梅阶一听袁瑛欲言又止,因此问道:“你还有什么话要说的?”

       袁瑛见梅阶待人温和,因此继续说道:“我毕竟是浣衣局宫女,因为养伤不能gān活了。可是浣衣局的姑姑待人严格,我担心自己养好伤之后还会被她继续打,因此还请公公给姑姑解释一下,让她对我不要那么坏。”

       梅阶听袁瑛如此说,终于明白了她的担心,因此说道:“这点你就不用担心了,毕竟八皇子把你托付给了我,从今以后你就不用去浣衣局了。”

       当然袁瑛也是年纪小,知道自己再也不用去浣衣局后也没有想太多,只是激动地有些欢呼雀跃。结果牵动了伤口,又开始疼起来了了。望着袁瑛可气可笑的样子,梅阶也是露出了难得一见的笑容。

       过了一会儿,袁瑛刚刚从脱离浣衣局的兴奋中缓过来,因此问道:“不知道公公是哪位?”

       听了袁瑛的询问,梅阶只是淡淡地说道:“梅阶。”

       虽然他没有说自己的官职,但是袁瑛还是知道眼前这个公公在后宫的权势地位,因此有些惊讶地说不出话来。

       梅阶也知道袁瑛在病中,也不宜过分刺激她,因此就忍住了要教育她几句的想法,匆匆离去不提。只是袁瑛因为沉浸在自己归属于梅阶这种大人物的喜悦之中,也没有对他继续问符世瑶的事情,这也是少女难得的心情,说变就变简直没有一点道理可言。当然袁瑛也知道符世瑶是皇子,日子虽然孤寂,但总比她这种宫女好很多。

       虽然八皇子和袁瑛的事情在宫女太监那里引起了一场小范围的轰动,但是却没有引起宫里主子们的半分波澜。毕竟皇帝身为天下之主,总不至于每天把心思用在后宫琐事上,况且又有梅阶和岳贵妃的有意遮掩。梅阶因为喜欢袁瑛的机灵,不想因此多生事端,而因为皇后生病,岳贵妃一直执掌协理六宫的大权。如果宫里出了事情,首先责任就是她的,不管她究竟有没有做错什么事情。再加上符世瑶这个人在宫中的地位几乎可有可无,因此就是他真的因此吃了什么挂落,也对于宫中的夺嫡之争没有什么好处。况且受了委屈的浣衣局也得到了新分配的几个粗使宫女,因此这件事情就这样悄悄地平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