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页
作者:明月清寒      更新:2022-05-04 05:48      字数:1703
       听了赵慈云的话,袁瑛侃侃而谈。精彩小说,尽在www.biaishu.cc只是赵慈云听袁瑛说自己也想起这个主意,只是觉得梅花周围绣蝴蝶蜜蜂花枝等物等物不够稳妥的时候,赵慈云突然露出隐秘的笑容,显然为袁瑛在众人面前顾全她面子的懂事举措而满意。

       就在众人都用敬佩的目光望着赵慈云和袁瑛的时候,突然有一人跳出来反驳。袁瑛定睛一看那人就是一直和自己不对付的金秀。金秀同样也是绣房宫女中绣艺顶尖的绣女,只是年纪比袁瑛要大一些,因为她的gān娘在皇帝最宠爱的岳贵妃处做事,赵慈云才安排她去管这些年纪比较小的绣房宫女。金秀为人最为要qiáng,并且以自己的绣艺自傲。在袁瑛到绣房之前,她一直以为如果赵慈云退了,自己则顺理成章地将成为绣房的掌事宫女。但因为袁瑛这几年在绣房之中更为出色,她担心袁瑛会抢了她一直以为理所应当归属于他的职位,因此她已经暗自嫉恨她很久了,无时无刻都要除之而后快。

       话虽是这么说,但是若绣了花瓣则整个绣品会有一种飘零之意。如果是绣了给各位主子们欣赏则不要急。但这副《五色梅花图》是给圣上的寿礼,因此这种飘零之意恐怕会有不敬之意。”

       “话虽然这么说,但是这点瑕疵若不加以掩饰,那么整个绣品都要重做,绣品重做不打紧,我们这些人只是累些罢了,可惜这件绣品是皇后娘娘给陛下的寿礼,要是耽误了皇后娘娘的事情,我们整个绣房都要受惩罚。”

       很显然袁瑛对于金秀的话并不认同,因此她才伶牙俐齿地反驳道。

       虽然袁瑛的花有些qiáng词夺理,但是在场众人都不愿意再继续返工重做,故而大家还是赞同袁瑛也知道意见。

       接着袁瑛继续说道:“况且像梅花、桃花、梨花、樱花这种花开得极多的花其实是经常会有花瓣从枝头上飘落,只不过有的时候花瓣落得多,有的时候花瓣落得少罢了。因此稍微绣一点落花点缀点缀也并无不可,反而使得整幅绣品的构图更加真实可靠。”

       听了袁瑛的话之后,赵慈云微微点头,而金秀突然想起了如果整个绣品报废重做的话,绣房受罚不说,自己说不定也要重做一遍。她也不愿意受累,因此也就撇撇嘴,冷笑一下不说什么了。既然金秀都不再说什么了,那么其他有异议的人也不再说什么了。

       就在这时,赵慈云问道:“既然如此,这多出来的花瓣有谁负责?”

       “一事不烦二主,既然这个主意我提出来的,那么这花瓣我自己来绣最好。只是……”听了赵慈云的话,袁瑛闻弦歌而知雅意,自然表白自己愿意毛遂自荐。

       只听了她后面的欲言又止,赵慈云问道:“既然如此,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这件事情的起头还是刘佳女刘姐姐,虽然她将血滴落到绣品上犯了大错,但是刘姐姐毕竟不是有意的,外加刘姐姐在绣房这么多年也是兢兢业业的做活,因此还请姑姑您饶了刘姐姐一次,小惩大诫就可以了。如果刘姐姐真的被赶出绣房,宫中其他人必然打听刘姐姐受罚的缘故,要是其他人知道了刘姐姐弄脏了给陛下的寿礼,咱们绣房的人都要以大不敬的罪名受罚,那我们用落花掩盖血迹的辛苦可就全都白费了。”

       赵慈云听袁瑛分析的有条有理,明白赶走刘佳女其人除了出口气之外也没啥用处,再加上刘佳女为人忠厚老实,因此小惩大诫一番也就够了。

       在看了一眼脸色苍白的刘佳女之后赵慈云随即说道:“刘佳女疏忽大意弄脏绣品,罚其跪着抄写宫规三遍,然后罚俸三个月。”

       这个惩罚虽然不轻,但是比起赶出绣房来要仁慈不少,刘佳女自然无比感激赵慈云的宽厚和袁瑛的伶俐。

       听了赵慈云的话之后,袁瑛和刘佳女自然对赵慈云连说感激,只是唯独金秀一人却又些愤愤不平。

       刘佳女之后去受罚不提,且说袁瑛随后就洗洗手开始绣那些多出来的花瓣。

       首先袁瑛开始处理那滴血迹,随着少女手中银针翻飞,那一缕红线渐渐在如雪的绸缎上凝固,一会儿一片小巧的红色花瓣就跃然其上。

       虽然袁瑛手艺jīng湛不输于其他宫女,但是她年纪太小才十二三岁,赵慈云担心她会出问题,才在一开始多看了她几眼,如今看她已经用红丝线把那滴血迹巧妙掩盖,也对她彻底放了心。

       众人见袁瑛小小年纪决心一人就负责处理这些多出来的花瓣,也是对其感到敬佩。

       处理了第一个花瓣之后,袁瑛之后就轻松多了,她根据整体构图,并且考虑图上的风向,又用五色丝线零零星星绣了其他零落的花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