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页
作者:明月清寒      更新:2022-05-04 05:48      字数:1867
       《深宫寂寂》作者:明月清寒

       文案:

       新朝初建,百废待兴。www.biaishu.cc 比爱书

       在前朝平静的朝局背后,后宫的波澜诡谲一刻也不曾停息。

       红颜如花,语笑嫣然。

       盛世之下,又有谁在翻云覆雨。

       宫心凉如雪,何必存所忆。

       繁华落尽,原来只是寂寞深处的一缕叹息。

       ps:这篇文的大致走向从我高中就开始构思了。比起之前的简单的构思,本文现在的内容已经很丰富了。按照高中的构思字数才一万二,而本文现在都已经有三十多万字了。说这么多就是告诉大家本文是不会太监的,我知道自己不是专职作家,平时也有工作要忙,因此不能保证更新,就特意没有入v,免费让大家大饱眼福。不过还请看我这篇文章的读者大大顺手给个收藏,当然如果感兴趣的话也可以给个评论。当然收藏和评论都不花什么钱的。对于我的另一篇《梵音蛛丝》最近遇到了剧情瓶颈,大规模更新可能要等本文结束之后再说了。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豪门世家

       搜索关键字:主角:袁瑛,符世瑶,明兰 ┃ 配角:梅阶,顾雅桐,明符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寥落古行宫,宫花寂寞红。

       立意:yīn差阳错,命运浮沉

       第1章 第一章血梅

       玉轮天外,夜色凉如水。

       月光越过高高的宫墙之上,不止给整个皇城带来了清冷彻骨的淡淡凉意,也将紫禁城中热闹喧嚣的繁华富贵涂抹了一层薄薄的霜华。

       此时此刻,夜已三更,繁星点点,宫中的贵戚宫嫔们也都纷纷熄灯就寝。但是绣房中的刺绣宫女们却依旧忙碌不已。在明亮的烛火下,许多人都qiáng打jīng神,但是有不少人纷纷打起了哈欠。只是为了掩饰自己的疲惫,她们也不忘用手捂嘴。

       虽说绣房活儿不少,但因绣房宫女主要是为宫中贵人们制作jīng致的绣品,为了保证绣品的工艺色泽,她们也大多是在白天制作绣品,很少在晚上做活儿。如今这些人在晚上做活,也是因为这次赶着完成皇后娘娘为陛下的寿礼《五色梅花图》。

       因为这《五色梅花图》是要面圣的,因此绣房的这个任务异常紧要,每个人都必须打起十二分的jīng神来及时完成这幅《五色梅花图》。

       虽然此时此刻,绣房中众多心灵手巧的宫女们,就在这素手纤纤中,让众多的银针如阵雨般起落,然后扬起红,粉,金,银,碧五色丝线,就在这起落之间,一朵朵红色,粉色,金色,银色,碧色的花朵便悄然绽放在柔软光洁的素锦绸缎上。

       也许是烛光究竟比不上日光,又或许是深夜做活,这些宫女们已经很累了,就在这关键时刻,突然一声凄厉的叫声传来。

       绣房的掌事宫女赵慈云听到有人叫唤,便手持一柄绣着莲花的宫纱团扇,踏着姗姗莲步走来茶探。

       因为绣房一事也颇为重要,主管绣房事物的掌事宫女赵慈云也多了一个七品女官的头衔。赵慈云毕竟是入宫许久的老宫女,虽然事出突然,但是宫廷礼仪的教养却已然浸透到了骨子里,因此她的步伐从容而优雅。

       “呀!刘佳女她的血落在了绸缎上!”赵慈云刚刚走到事发点,就有人突然高声说道。

       顺着众人目光,赵慈云望着雪白绸缎上那一滴不大但是细小的血,突然间她的心一跳,望着那个犯事的绣房宫女刘佳女的瞳孔也微微收缩。

       那一刻,众人沉默不语。只有那个惹了滔天大祸的宫女刘佳女跪在地上瑟瑟发抖,同样她也不敢发出任何声音。

       因为这是面圣的东西,如今居然沾染了血污,如果被圣上发现,这绣房里的所有人说不定都要杀头的。

       但是重新赶制也是晚了,因为绣房误了皇后大事,她们这些人将来也是吃不了兜着走,不过再怎么说都比被圣上发现绣品中有血迹好得多。因此赵慈云在权衡利弊之后,不得不决定上报此次失误,然后等待皇后娘娘的责罚。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瘦小的宫女突然上前俏声说道:“姑姑,请听袁瑛一言。”

       “事到如今,你又有什么话要说?”望着袁瑛白皙玲珑的小脸,担忧自己前途的赵慈云有些不耐烦地说道。

       打量着绣品上的血迹和周围心惊胆战的众人,袁瑛有恃无恐地淡淡说道:“启禀姑姑,这绸缎上虽然有血迹,但是也不打紧。其实我们完全可以在上面绣上其他东西遮掩一二,毕竟这点血迹也不怎么大。”

       “只是谁能绣呢?这点血迹又该绣什么东西来掩盖呢?”

       听了袁瑛的话,赵慈云也开始思考该如何补救这副《五色梅花图》。

       “梅花品性高洁,又盛开在冬季,因此周围若绣了蜜蜂蝴蝶等物恐怕会有破绽,而那滴血又离梅花花枝整体比较远,也不好突然多绣出一根伸出来的花枝,这也是姑姑虽然也想到了这个遮掩的主意但还是拿不定主意的缘故。只是血是红的,为保万全,我们可以在上面绣一片零落的红色花瓣来掩盖。毕竟风chuī花落常见,花瓣被风chuī得很远也是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