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2页
作者:六棋      更新:2022-05-01 06:34      字数:1329
       崔樱让人把挨了揍,哭得泪眼带花的贺兰昭昭抱走,自个儿也准备离开。www.biaishu.cc 比爱书

       椅子上贺兰霆踩住了她曳地的裙裳,威风堂堂,冲面露惊讶的崔樱轻佻地勾唇,“不欺他,欺负你吗。”

       崔樱很有危机意识地扭头想跑,她太熟悉使坏时候的贺兰霆是什么样。

       “那就子债母偿。”

       贺兰霆跟她争夺她的裙裳,拔河似的,崔樱天生平衡力不行,一个趔趄就被拉拢到他怀中,他在她秀颀白嫩的脖颈处深嗅。

       再抬眸眼神叫人腿软又害羞,“你好香,你擦了什么这么香。”

       贺兰霆对人的气味同他对相貌一样挑剔,但在崔樱身上,他能接受她的美中不足,及所有的一切。

       她人站在他面前,哦不,出现在他视野中就是香的。

       就像一开始他们相遇,那时他见了崔樱,才知什么是“露浓花瘦”般的美色。

       崔樱挣扎,她被贺兰霆说的“子债母偿”给羞恼到了,在被贺兰霆扛在肩上,往chuáng榻走去时还在拍打他的肩膀后背,“放我下来。”

       “现在不成,不能做,妙容同我约好下午到府上来做客。”

       她要是跟贺兰霆厮混,不到夜里都不会停,那今日跟贺兰妙容就要失约了。

       贺兰霆不为所动,他把崔樱丢到榻上时,像在按一条打挺的鱼,“妙容?你胆子不小,还敢见她。”

       “怎,怎么不能?”

       贺兰霆在她脸上轻啄,不吊胃口,大发慈悲地跟她说:“你为崔珣择妻,她喜欢你兄,你还要见么?”

       崔樱到现在都不知道崔珣跟贺兰妙容到底怎么回事。

       说他们有什么,这二人在京畿里从未当众一起出现在过人前,私底下就更没人清楚他们是不是对彼此有意。

       说没有什么,很早之前贺兰妙容就透露过看中崔珣的意思,可过去这么久,二人不热络,旁人也就没把握。

       “他们,他们……”

       崔樱被亲得神志模糊,想要问什么都忘了,声音都被贺兰霆尽数吞进肚里。

       “别想其他人,想想孤吧。”

       贺兰霆吻技从来都非常高超,崔樱舒服得浑身柔软得像只不会说话,只会露出腹部求抚的猫。

       她隔了好一会才意识到自己被贺兰霆的迷魂汤给迷糊了,“从明日起,你搬进宫里,陪孤上朝。”

       贺兰霆不断地在她耳旁倾诉,“你知道孤长宿在议政堂的吧,夜里想你想得身上都疼了。你操心旁地为何就不操心操心我?”

       “这样,白日你陪孤,夜里孤陪你。”

       “这桩买卖不亏你,是不是很划算,嗯?”

       崔樱费尽心神才得出个说不出口的答案,哪里划算,按照贺兰霆说的不管是白日还是黑夜,不都是跟他在一起。

       比贺兰昭昭难对付,花心思花时间话体力,是亏本生意。

       崔樱想拒绝,脑子却跟被灌水一样,成了被支配的东倒西歪的人偶,尤其贺兰霆从她背上贴上来,手穿过指缝和她十指相扣的时候。

       崔樱面若芙蓉,气若扶风。

       贺兰霆荤中夹杂着情话跟她说:“你当初,你跌坐在孤怀里,知不知道孤为什么要帮你。”

       “因为孤被你坐得动弹不得,你好厉害。压着孤的‘把柄’,是不是好厉害?”

       他来回几个夸赞的“好厉害”让崔樱头晕脑胀的快羞过去。

       “别说了。”

       崔樱想堵住他的嘴,手掌心却被紧紧扣住。

       她偏头,贺兰霆贴着她的脸,眼睫似乎都相抵,“要说的,不说你怎么才知孤以前怎么想你。”

       爱本身浓缩了情感与欲,然后化身成崔樱。

       作者有话说:

       正文完,有番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