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页
作者:暮色多情      更新:2021-10-20 08:29      字数:1710
       “云舒!你这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今天便要叫你死无葬身之地!”

       一抹红影正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bī退云舒直出dòng口,那些小妖见此情景,有那么几个不知死活的上去帮忙的,可过来一个,凌霄就当着云舒的面杀掉一个,她这个人最见不得的就是有人意图gān涉她与云舒之间的决战。比爱书库 www.biaishu.cc

       “凝袖,我知这一切都是因我而起,所以,我甘愿偿命给你。但你不必再牵连旁人……”

       她放肆大笑。嗤笑着眼前这个把话说得正义凛然的男人,那种清高真的让她觉得无比恶心,就连老天爷都在为他这种幼稚又可笑的举动而雷声大作。

       “事到如今,你实在不用拿这些漂亮话来骗我,你以为我还会像以前一样受你蒙骗吗?”

       话音未落,凌霄随手变出一把锋利无比的长剑,她抬手往前奋力一推,那长剑便如同离弦之箭一般迅速从她眼前掠过刺去。当那把脱鞘的长剑直接贯穿云舒的身体时,倾盆大雨也如约而至泼了下来,那个时候啊,血液夹杂着雨水滴落在地上,任谁去寻,都寻摸不见,它们都已化作一缕绯红随波逐流而去了。此时此刻,凌霄眼中充满了仇恨,她永远不会忘记天界的那些人是怎么对她的,她也永远不会忘记在那个极寒之地,冷得深入骨髓的寒气,濒临至死的自己,那一个个孤助无援的漆黑的冷夜,叫她至今仍不敢忘。

       云舒咳出好些血来,那血一滴接一滴地滴落在剑柄上,随水淡去,却刻骨铭心。

       凌霄冷笑一声,“你不是很厉害吗?你不是高高在上的上神吗?你不是...天帝陛下的亲兄弟吗?怎么现在倒像个丧家之犬一样呢?”

       “只要......只要你能解恨,我.....我怎样都可以。”

       “哦,是吗?既然你这么想死,那我就成全你!”凌霄伸手在他面前扭转手心,但见她手心里有一团红光时深时浅,她是在吸取云舒的灵力,只可惜她才刚刚吸了那么一点,就被云舒身上浑厚的法力给生生弹了回去。

       这次的波动十分巨大,一下子将凌霄反扑撞在墙上,就连那把刺伤云舒的剑也被生生弹回插在同一面墙上,不仅如此,这次撞得连她的意识都突然缩回了体内,而替代的却是容月……

       容月本就体弱身子虚,实在禁不住方才那个波动,又因被囚禁后第一次重见天日,身体承受不住,故而晕了过去。那些妖怪一看自己的主子都晕了过去,哪里还顾得上她,要知道,现在这里,可是站着一个活了上万年的上神啊!任谁见了,都得吓得四处逃窜。

       云舒受凌霄那剑,不过是失了点血,并无大碍。他见凌霄晕倒在雨水积着的水洼里,自然心有不忍,当即便带着她回了云宫疗伤。

       对于凝袖的死,他一直都很自责不已,如果当初他的态度不那么qiáng硬,如果当初他能够多了解多去倾听凝袖的心事,或许今天就不是这样离心离德的场面了。酿成今天这种局面,他自认不讳,一切都要归功于他。

       杏子看见满身泥垢的云舒,身上还留着血迹,便是如此,他还抱着一个从未见过的女子慌慌张张从正门而入,一颗八卦的心蠢蠢欲动。她还在想若是容月看见了就好了,那样就能和她一起开开心心地聊这些八卦了,只可惜听云舒说,容月去了天界常住,短时间内回不来,因此,杏子不免有些失落。总之在她眼里,这些神仙总爱咋咋呼呼的,整日里没个清净时候。当然,这些话还是她从容月那里听来的……

       小丫头看着湛蓝蓝的天,白花花的云,心里不停嘀咕着容月究竟几时回来,殊不知,她所想念的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第40章 祸根

       云舒将凌霄妥善安置在自己的chuáng榻上,治疗伤势、端水喂药无一不细心体贴,便是一根小小头发丝不小心落在她的脸上,他也会轻轻替她拂去。

       他以法术探知气息,知她脉象稳和,眉间才略有缓和,顿时舒松一口气。

       三千年了,她竟然回来了!他心里是极高兴的,他会忍不住想要去轻轻触碰她的脸,她的手,还有她的头发。从前的睹物思人终是不能替代此时此刻的感觉,这种感觉很心酸却又是带着一点点的甜味。

       他一直都记得观音菩萨说得那句,凝袖复活是因怨念投生。怨念……她心里存着怨恨,存着对他自己的怨恨,他突然有些心疼起来,他始终都没料到,原来凝袖对自己的怨恨已经达到了这种地步,而这怨恨竟已跨越三千年……时至今日,这份怨恨还是没能散去半分,足以见得当年伤她的心伤得实在太深,深到无法弥补的地步。

       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