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页
作者:暮色多情      更新:2021-10-20 08:29      字数:1828
       “他爱我也好,不爱我也罢,那是我的事,用不着你在这里说道。www.biqushu.net 笔趣阁”

       凌霄还是不肯死心,她转念一想,又想到一个绝妙的折磨容月的法子。她不禁嗤笑道:“差点忘了,有件事你还不知道吧。云舒他曾经骗你喝过忘情水哦......”

       “你,你在说什么?你......”容月的声音开始颤抖起来,不知是因为惊讶还是因为绝望。

       “他知道你对他动了情,所以特地到丹月那里要的忘情水,然后骗你喝下。唉,可怜你还傻乎乎的以为他是在关心你的伤势,其实不过是虚张声势罢了。”凌霄的话一个字一个字的狠狠剐着容月的心,即使如此,她还是不肯收手,愈说愈恶劣:“你故意变成我的样子,又故意跑到他跟前。你记不记得,他那时候可是大发雷霆哦,他恨不得当场拿剑诛了你!直到现在,他还是十分后悔当初收容你这么个卑鄙龌龊的细作!”

       “我不是细作!我不是!我不是!”

       “你是不是细作对于他来说根本不重要,现在对他来说,只有我......才是最重要的。”容月越是伤心绝望,她越是欢喜,“你,只是我的替身而已。你不该存在这个世上的......”

       一次又一次地诛心已叫容月的心彻底冰封,犹如万年玄冰,心如死灰。

       第38章 寻觅

       昏昏沉沉过了四日,云舒总算没继续沉浸在糜颓当中。

       说来也怪。为什么凝袖又突然活了过来?按道理说,神仙仙逝自当身归混沌,若无高人指点迷津,绝无再转生可能,可凝袖却……

       他前去南海紫竹林,诚心虔拜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希望能从他那里得到答案。可菩萨却说每个人皆有自己天定的命数,凝袖命中注定有此劫难,复活并非尔然,乃怨念投生。要想化此劫难,需经历大悲大痛,断七情六欲,至此,方能化解劫难。

       怨念投生……

       当年极寒之地决战的场景再一次在他脑海中循环重现,犹如挥之不去的yīn影在他心里狠狠烙了个永不磨灭的印记。只要他一去回忆,那时凝袖那种悲伤绝望的眼神,那些狠心绝情的话,现在又一次一遍又一遍地剜着他的心。

       情之一字,终是害人又害己的毒药,谁去触碰它,那个人就会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再次抬眼,周遭景色已然大换,他已置身于紫竹林外了。可见是菩萨言尽于此,再无指点。

       无奈,他只得捻了朵云彩,飞回云宫去了。

       云宫又恢复一百多年前的安静,除却鸟语花香,蝉鸣振翅,再无一丁点烟火气了。本来容月在的时候,还能为这个冷清又平淡的地方增添些欢声笑语,如今却是人去楼空,佳人已不在。

       他刚要往自己的寝殿有去,恁时却有人暗地里朝他施了法术,威力不大,不过施术者却是来头不小。他知天上地下只有丹月一人会使这“锁缚大法”,解开此法后,丹月果然出现在他面前了。

       “老夫问你,容月那丫头去了哪儿了?怎么到处不见她?”他怒视着云舒,表情似在告诉云舒他已经知道了一切。

       云舒垂下头,避而不谈。现在凝袖的事情已经让他踌躇不决,哪里还有闲心去管容月的事。他觉得兴许那丫头只是去人间散心了,又或者入了妖界做妖怪,再不济就是……死了。总之,她有自己的命运,有自己的路去走,他实在没必要事事都盯着不放……

       “云舒!你老实告诉我,她到底去哪儿了?!”

       云舒含含糊糊应付道:“不知道。你别问我了……”

       “你不知道?你是她师傅!你别忘了,当初也是你把她从蓬莱捡回来的,那你就该负起这个责任!现在,你怎么能告诉我,你不知道她去哪儿了呢?”

       失望至极中,丹月却又隐隐生出一丝释怀,他平平淡淡问道:“我问你。那丫头哪里对你不好了?”

       “她哪里都好,就是不该……动情!她明知道,明明知道凝袖是我心里的痛,还要故意去变成她的样子来骗我,这种孽徒……不要也罢!”

       丹月一怔,他认识的云舒从来不是一个如此决绝的人,他只是面冷心热而已,便是面对跟他有深仇大恨的允芳,他也从未认真计较过。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变得这般冷漠无情……

       “好,很好。你不要她,老夫要!老夫现在就去找她!到时候再顺便帮她办个退离师门的散伙饭!哼!”丹月愤恨一甩艳红色的长袖,一气之下腾云离开了云宫。

       解铃还须系铃人。只有再次找到凝袖,才能知道真相到底是什么。

       他一路腾云,穿过不少山川湖泊,有一点很奇怪,这一路飞来竟然连半个妖怪的气息都没有,若是以前,总该能遇上不少形形色色的妖怪在附近栖息,可现在,附近半点气味都没有,实在怪异。想要知道原因并不困难,他变幻出几枚霹雳弹往地上那么一撒,“嘭嘭”几声,几个土地纷纷从地底下冒了出来,他们互相道过安好后再统一向云舒行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