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页
作者:暮色多情      更新:2021-10-20 08:29      字数:1745
       “你又在看什么?”他锐目一扫,双眼中微微透出一丝不耐烦之意。www.biaishu.cc 比爱书

       “啊?没有没有。我就是在想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什么是投怀送抱?”

       “你……”他又生气了。“别的问题你不好好钻研,却独独钻研这个!看来是我平日太好说话,疏于对你的管教了!”

       我还未曾开口,只见他一挥衣袖,就把我变成了桃树枝,木头似的插在土里,半分都动不了。

       好好一株品质优良的灵芝仙,如今竟变成一枝生脆的桃树枝,上面只有寥寥几朵桃花做点缀。

       “云舒,你…你这是gān什么?”我那一缕jīng魂显露在桃树枝上,但无论我怎样挣脱,都无法从其中逃离出来。

       “这几日,你就乖乖待在这里面,静思己过。”他不等我回答,便将我收于袖袍内,随后两手往后一甩,却险些把我给甩出去。

       死云舒!又使这招!

       我在里面滚来滚去,一会儿又是磕了额角,一会儿又是撞了膝盖,总之没有片刻是闲不住的。

       第11章 暄和

       梦醒时分,已是白日,艳阳高照。

       这一觉睡得可真是慡快啊,此刻我方能体会到何为睡到自然醒的美妙之处了。

       我对着广阔无垠的天空骤然感慨道:“啊,果然还是这新鲜的空气最是养人了,还有这暖暖的阳光……”我伸出手来,闭着眼睛感受着此刻的惬意。

       哎?不对啊,我记得我明明是被云舒关了禁闭,他还说要我静思己过呢。怎么我现在……

       “咳咳!”我背后忽然袭来一阵刻意的咳嗽声。

       听声分辨,我便知是云舒。

       糟了糟了,我这散漫的样子又被他给瞧见了,这下子估计又免不了一顿口舌之责了。

       我低着头,往他那里走了两三步,却也不敢靠的太近。

       “过来。”

       我小心翼翼问着,“云舒,你…你怎么在这儿啊?”

       “我若不在这儿,方才你那缺水之症怕是会要了你的性命。”他坐在那边饮茶,姿势清闲自在,从容不迫。

       “这缺水之症我也没办法啊,而且,人家只是个灵芝小仙,还是株蓬莱来的灵芝,没有水和阳光,人家肯定会不舒服啊……”

       他忽抬手,吓得我护住了脸。“别打我!”

       “打你?打你你听话吗?倒还不如打我自己。”

       我乖巧的摇摇头。

       他无奈叹一声,“说来总是把你屈居于云宫也不利于修炼,这样,你明日随我下界走一走。”

       我顿时来了兴致,一时高兴得忘乎所以,双手直接抓着云舒的手,一双眼大放亮光,道:“真的吗?你要带我去凡间?”

       “自然。但你要记住,此行并非游玩,去了凡间之后......”

       “哎呀,我知道了!”我未等他把话说完,就高高兴兴的跑回房间准备下界用的东西去了。

       自从云舒将我从蓬莱带到云宫之后,除了那次离开,我便再也没有去外界,更不必说游历什么人间了。云舒常常说,人间怎样怎样的有趣,可道听途说到底没有亲身经历的有趣。诶,对了,我现在也修成了人形,那人间的美味,我岂不是都可以尝遍了?到时候,我向云舒求个情,他那般好说话,想来一定会成全我这小小的心愿吧。我越这样想,心里就越是高兴,不知不觉就搜罗了一大堆无用的东西。

       老天,我怎么放了这么多东西!不行不行,我得轻装上阵。

       我摇了摇头,继续埋头收拾东西。

       隔天,临行前。

       云宫来了个客人,云舒独自前去应付,而我则在后院和杏儿聊天打发时间。

       可左右等了三个时辰,迟迟不见灼华过来,我心里开始犯起了嘀咕:该不会这下界一事要搁置了吧。

       “小月,这都什么时辰了,怎么仙上还没来啊?”

       “唉,我也不知道,可能这客人甚是尊贵,又与云舒相识甚久,故而耽搁了,姑且再等等吧。”我自知身无长物,除了做糕点,酿酒之外,唯一的优点便是这有耐心了。

       但若要叫我拿这等人的耐心去磨心法或是别的什么,那是断断不可能的。

       我越发深觉无聊,于是便猫着腰,轻手轻脚地往正殿方向走去。

       隔着薄薄的一道门,我依稀能听见里面说话的声音,可惜我一句也听不懂。不过至少我弄清楚了一件事,来人者乃是和云舒气质相似的人。

       这时,我忽然发现前面一堆嫩草里传出来一阵细碎的声音,嗯,感觉像是打呼噜的声音,还有点微妙……

       我走过去,小心拨开了嫩草。只见那儿躺了个白色的绒球,而声音正是这白绒球所发出来的。

       说是绒球,不如说是只我未曾见过的物种,它的一双耳朵像是兔子,爪子却又似是猫,浑身雪白,且头顶长角。